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考研 > 正文

九龙神鼎最新章节_ 第1920章 万古隐秘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三门峡新闻网

    良久后,岩浆之中冒出一个巨大的泡泡。

    苏羽抱着小麒麟,和王大虎一同现身而出。

    王大虎满脸残留着不可置信的神色,吃吃道:“圣兽……为什么会放我们一马,替我们隐瞒暗王?”

    须知,圣兽是只顺从暗王的。

    完全解释不通!

    苏羽充耳不闻,盯着空空如也的十字架,脸色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最后临走时,暗王收走了藏在此地的剑鞘!

    辛苦至今,甚至险些殒命,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于溃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与帝王杀生剑无缘吗?

    当初云崖子逼迫天运皇者,抓捕了一缕帝王杀生剑的气运在苏羽身上,理论而言,他也有争夺帝王杀生剑的机缘才对。

    眼下,剑鞘被暗王带走,他无力得到帝王杀生剑。

    即便它在眼前,苏羽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正在他异常失望时,十字架上那团模糊的肉团蠕动了一下,虚弱道:“呵呵……当然……是我让青蛇放过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王大虎诧异的望过去,呢喃道:“你?那可是暗王的圣兽,怎么可能听从你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苏羽回过神,思索了片刻,微微顿首:“还是有可能的……如果,他就是真正的暗王的话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王大虎怔了下:“他是真正的暗王?大人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苏羽盯视着肉团,道:“刚才剑盟主不是说的很明白吗?现在的暗王是假冒的,那么,是谁假冒的呢?怎么看,都只可能是很久前,那个闯入暗星文明的域外强者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王大虎脑海轰鸣,倒吸一口凉气:“当年的一战,其实是暗王落败,然后被域外文明的强者镇压,而那域外文明强者从此冒充暗王?”

    苏羽徐徐颔首。

    “嘶~”王大虎骇然的凝视肉团,仍然难以相信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肉团沧桑一笑:“呵呵……我也希望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癫痫有什么治疗方法大虎如遭雷击,呆立当场:“您,您真是真正的暗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被镇压时,你才刚刚上圣山,那时还是一个九岁孩子吧?连你的名字,都是我取的,因为我是从一只老虎的口中将你救下来,所以取名,王大虎。”

    此乃王大虎从不对外说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本是一个凡人的孩子,上山放牛时,被一只老虎给叼走。

    是路过的暗王顺手救了他,发现他有修炼的根基,就将其带回圣山,取名王大虎。

    知道这件事的,只有他和暗王两人。

    “暗……王……”王大虎眼中滚动眼泪,快步走过去:“暗王,这些年本困住的原来是您!”

    难怪多年来,总觉得暗王受伤之后就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今看来,所谓的受伤,是那个域外强者掩饰自己善用寒冰一道的借口。

    也难怪青蛇会听他的话,放过躲藏于岩浆中的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青蛇很早就知道,被囚禁在圣池之下的才是真正暗王!

    只是那条青蛇非常聪明,始终装作不知情,避免遭到假暗王的毒手。

    “别过去。”苏羽伸手抓住王大虎,道:“以暗王的实力尚且能被困在十字架上,你觉得那十字架会是寻常之物吗?”

    肉团道:“没错……不要过来……这根十字架,是那个人从外界带来的东西,一旦踏入一丈范围,立刻会将身体吸到十字架上,再也无法离开,哪怕是四冠皇者!”

    王大虎焦急道:“暗王,那我该如何救您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……你救不了我……”暗王沙哑道。

    有十字架在,谁来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能救你呢?”蓦然间,苏羽徐徐说道。

    暗王的肉团狠狠蠕动了一下,道:“你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苏羽镇定道:“不过,我想得到剑鞘。”

    肉团沉默良久,徐徐道:“猜测得到……冒险闯入此地,理应是为剑鞘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许诺,你若能救我,可以给你剑鞘。”

    苏羽想了想,点头:“好,在哪看癫痫最好希望你信守诺言。”

    言毕,苏羽踏步走过去,浑身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“人族,你打算直接走过来吗?”

    苏羽没有说话,直接一步踏进了十字架一丈内。

    一股强横的吸力,瞬时间将苏羽给吸扯过去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刻,苏羽体表出现一股流转的时间法则。

    暗王倒吸一口凉气:“时间法则……”

    绝对时间下,来自十字架的吸扯之力陷入静止状态,无法影响苏羽分毫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苏羽一步跨过去,将肉团从十字架上全部拉下来。

    而后,立刻带着它退出一丈范围内。

    前后看似漫长,实则不超过一息。

    绝对时间能够持续的时间也仅有一息而已。

    失去十字架的影响,肉团立刻释放出微弱的洪荒之力,自我修复。

    眨眼间,从一团模糊不清的血肉,化作一个三十来岁的黑面青年。

    看到他,王大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激动得泪水肆意:“暗王!!”

    黑面青年气质冷峻,此刻露出一丝柔情,将其搀扶而起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随即望向了苏羽,目露深深的惊讶和感激:“想不到,有生之年竟能遇上时间法则大成者,本以为,那只是传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便将剑鞘送给你吧!”暗王徐徐道。

    苏羽微微皱眉:“现在?剑鞘被假暗王拿走,凭你此刻虚弱的状态,想从他手中拿回剑鞘,恐怕不是一般困难。”

    全盛时期的暗王尚且被那假暗王镇压住,何况是现在虚弱无比的时候?

    其现在的实力,估计连苏羽都不如。

    暗王虚弱的脸颊,划过一丝嘲讽:“那个贼子拿到的不过是假剑鞘而已!”

    什么,假的?

    那假暗王非常精明,可不像是能够随意被忽悠的人。

    “帝王杀生剑的剑鞘,从来癫痫的最新治疗方法都是一个传说,只有我拥有它,我若说是,它就是,我说不是就不是,那个贼子再聪明也想不到,我随身佩戴的剑鞘,根本就是一个障眼法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苏羽目露诧异之色:“那真正的剑鞘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暗王冷峻一笑: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

    “在你身上?”苏羽暗暗奇怪,假暗王将其折磨成那样,居然没从他身上搜到剑鞘?

    怎么看都不合逻辑。

    “确切说,我,就是剑鞘!”可,暗王又道出一个令苏羽愕然的惊天隐秘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大虎也两眼发懵:“暗王,你说,你是剑鞘?”

    在地上玩耍的小麒麟,也好奇的抬起眸子,奶声奶气道:“剑鞘,你怎么看长得不像剑鞘嘛。”

    对此,暗王呵呵一笑:“你们何时听过,剑鞘是锻造出来的死物呢?”

    这……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只知剑鞘,却不知剑鞘具体是怎么样。

    只是下意识以为,是一柄锻造出来的法器而已。

    “当年杀生道主,临死前以脊椎骨锻造了帝王杀生剑,这是众所周知的传闻,但,很少有人知道的是,杀生道主还用自己的精血,炼制了一柄人形剑鞘,那就是我!”

    苏羽听了,顿觉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可涉及到道主,由不得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一滴血,衍化出一个四冠皇者的强大生灵,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帝王杀生剑饱含杀生道主毕生的杀念,天下间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容纳它,唯有同是源自于杀生道主血肉的我才行!”暗王徐徐说道。

    苏羽目露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也曾想过,剑鞘会是怎样的材质,能隔绝帝王杀生剑那无孔不入的杀念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苏羽道出自己的疑惑:“那为何杀生道主要制造出剑鞘?他留下帝王杀生剑的缘故,不就是不甘心被唯恐而死,留下毕生杀念继续霍乱苍生吗?”

    暗王没有解释,而是深深注视苏羽,悠悠道:“你很聪明,我觉得,你应该扬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很明白一句话……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书写!”

    苏羽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杀生道主被围攻而死,难道是另有隐情?

    “那他是为何而死?”苏羽不由深深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暗王道:“这,就是那个贼子想知道的答案,剑鞘的秘密!因为,当年杀生道主无意间知道一个惊天的线索,那个线索引来了杀身之祸!”

    “他的死亡,让那个线索沦为了永恒的秘密,你若想知道,只有一个办法!”

    苏羽目光一闪,道:“剑与剑鞘重新归一?”

    暗王赞许的点头:“不错!那个贼子和剑盟主想知道的秘密,都在剑与剑鞘合一时的刹那间。”

    能够引发道主之间的大战,那线索意味什么?

    说是震惊太初界,或许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而且,帝王杀生剑,只是帝王四件套之一。

    倘若它隐含秘密,那另外三件是否也蕴含秘密?

    四个秘密组合在一起,是否会牵扯出一个更为巨大的隐秘?

    苏羽心神颤动,似乎自己无意间卷入了道主之间的漩涡!

    片刻后,敛去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暗王给他带来的讯息实在太惊人,需要他好好消化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你愿意跟随我?”苏羽目光一闪道。

    暗王指了指自己,苦涩微笑:“除了跟随你,我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以他虚弱的状态和如今的处境,唯一能信任的只有苏羽。

    “那就速速离开吧。”苏羽深深注视了一眼十字架。

    暗王的脱困,或许假暗王会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还是尽早离去为妙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一股庞大无比的气息,豁然笼罩整个圣池地下,森冷的冷笑自那阴影中传来:“呵呵呵……暗王啊暗王,这么多年,你终于还是吐露出了秘密,原来,你才是真正的剑鞘!真是出乎意料!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